专访李玉刚:出演喜剧让我颠覆了自己的全部形象


人啊,不论取得过什么成绩,活到了怎样年纪,不给自己人生设限这是第一要义。当然,它看似容易却要求当事人有勇有谋有的放矢,也因此,太多天赋欠佳运气不良者,败下阵来。能玩得好且浑然自得的人,自然是要用大拇指记一笔的。李玉刚玩跨界,玩出新花样耍出新面貌,这一点没想到但又合情理,嘿,有那么点意思。

最早认识他,一面儒雅男人身转眼一副翩翩女儿娇媚样,《新贵妃醉酒》和《新镜花水月》唱得如痴如醉,犹如身在梦幻中。有人说,他的艺术和戏曲不同,虽然借鉴了戏曲,但区别明显,算是异军突起,前无古人;但也因艺术的特殊性,很难复制他的表演,这也决定了难以成为一个门派流传,后无来者。

为什么说难以复制呢?现在我们看到的男生扮演起所谓“旦角艺术”方面靠的人也很多,但大多数人靠着三脚猫功夫唬人壮胆,没真练过,声音听起来偏廉价塑料感。而李玉刚声音的柔和表演的美,具有艺术美感,舒服自在。

在艺术表演形式上,他自成一派,“舞台上的千娇百媚,舞台下的温润如玉”让他在奉行聒噪流行歌的年代,形成清流受到追捧。在采访期间,他笑称自己粉丝分为两派:精英人士和喜欢中国风的年轻群体。

当他要去参加《跨界喜剧人》时,这两派粉丝群体避免不了要为李玉刚操碎心担忧虑。一个唱戏剧歌剧的人要在舞台上犯傻充楞,用最难的表演艺术形式——喜剧去和人互诉衷肠,逗人大笑,不是难于上青天么?

“所以可能演喜剧这回事是挺有反差的。心理压力大其实就是担心自己演的不好,演的不好之后颠覆自己在粉丝眼中的形象,让粉丝的期待大打折扣,可能对自己的形象有一些不利,这是我最担心的。但是学无止境,最后权衡了一下我决定还是参加这个节目,我想对自己是个非常大的锻炼。我从小没有上过舞蹈学院或者音乐学院,但现在在舞蹈和音乐还有戏曲都有一些新的成绩,只有在影视方面一直没有突破。我特别想通过这次参加《跨界喜剧王》能够让我在表演上有一定的锻炼和收获。我刚刚参加了两期《跨界喜剧王》,但是给我的感觉好像从电影学院学了两年。从一上舞台一演这个小品就手足无措到现在比较自如,是个非常大的进步。”(李玉刚参加《跨界喜剧王》最大压力和心情真实写照)

看了两期《跨界喜剧人》的作品,李玉刚与杨树林的配合让小编惊叹,刚刚接触喜剧就可以演到如此境界,确实让人折服。他可以是民国名角儿柳老板,也可以是设计空城计的诸葛亮,他的表演不在局限于妩媚多情的举手投足间,也不再用女声演唱禁锢自己的才华,他这次做到了,彻底释放。

有人说悲剧是把最美好的画面撕碎给你看,喜剧是把这些碎片重新拼接起来的过程,李玉刚在参加《跨界喜剧王》后又了一样的体会,“对我来讲,让人哭在某些时候还是比较容易的,但让人笑非常不容易,这一次我的演出应该非常大的颠覆了人们心中我的形象,我也是豁出去了”。

有人觉得做喜剧是一份工作,为了挣钱养家糊口,但其实它是信仰,是一种给人带来快乐的信仰。杨树林作为我们大家熟知的喜剧演员,也作为李玉刚老师的同乡,用真正的实力告诉了我们,什么叫用心做喜剧,做一辈子喜剧。“杨树林是非常棒的演员,他非常聪明,我为我们东北有这么好的喜剧演员而感到自豪”。李玉刚对自己搭档的评价非常好,因为在过程中他看到了喜剧演员的那份执着。

其实演喜剧的过程,就是在放大悲剧,因为所有的喜剧都含有悲剧的成分。我们的快乐建立在了演员的痛苦之上,我们吸允了他们的快乐,再把鼓励的灵魂奉还给他们。

微信:wuliyule

官网:http://yule.360.cn/

邮箱:manyushuo-tg@360.cn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