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谢幕 沙胆大亨郑裕彤这样造就2000亿商业帝国


文/耿荷 许文苗 发自香港 北京

9月30日,香港传奇商人郑裕彤的家人确认,郑裕彤于9月29日晚间离世,享年91岁。

郑裕彤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年少的他,从广东省顺德县走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逃难求生,到香港创业守业,这位香江富豪的一生交错着历史印记和个人奋斗。

澳门金铺的学徒经历,是他改写命运的第一个阶梯,也成了他日后缔造的商业帝国的起点。

郑裕彤将岳父创办的金铺,一手打造成全球知名的珠宝连锁店,周大福珠宝。珠宝之外,他涉足房地产,他掌管的新世界发展(017.HK)是香港四大地产商之一。此外,他的商业帝国还涉及基建、交通、零售等诸多行业。

按照9月30日收市价计算,郑裕彤家族的主要上市公司周大福珠宝(1929.HK)、新世界发展、新创建(659.HK)以及新百货(825.HK),四家公司的总市值高达2025.2亿港元。

在建立珠宝和地产两大商业帝国的道路上,郑裕彤凭借的是他所信奉的“诚”与“勤”,锐意革新的品质以及敢赌敢搏的“沙胆精神”。

小镇青年变身金铺少东家

郑裕彤身上有众多称号:珠宝大王、酒店巨子、传媒大亨。追溯郑裕彤的人生起点,这位在香江呼风唤雨的商界大亨,最初其实是一名从广东省顺德县(今顺德市)的小镇青年。

1925年,郑裕彤在顺德出生,其父郑敬诒是当时广州一家绸缎庄伙计。郑裕彤1938岁那年,日军进犯广州,为了躲避战乱,当时年仅13岁,尚在读书的郑裕彤被迫辍学,逃到澳门谋生,家人将他托付给世交周至元。

家人的这一举动,彻底改写了郑裕彤的人生。而澳门这个小城,也成了这位世界级富豪发迹的起点。

周至元和郑敬诒曾是绸缎庄同事,因中了白鸽票(当时的彩票)而获得巨额奖金,后赴澳门,自立门户,开设金铺,名为周大福珠宝金行。

到澳门之后,郑裕彤进入周大福金铺打杂。周至元实际上早与郑裕彤的父亲结下姻亲,不过,虽然有着“准女婿”的身份,郑裕彤在金铺依旧是从帮忙干零活打杂开始。

“有媒体说我是过去做学徒,没有那么好的条件啦。学徒是打金器,学习怎么做黄金。我是扫地,抹台,连学徒都不如。”郑裕彤回忆起初入金大福时的情景。

郑裕彤18岁那年,凭借踏实肯干,有经营头脑,在周至元的提携下,升任掌柜。同年,郑裕彤与周至元长女周翠英喜结连理。婚后,他将妻子安置在广东顺德老家,二人的长子郑家纯就是在顺德出生。

多年之后,郑裕彤在回顾自己这段学徒生涯时,对媒体说,“所谓事无幸运,幸运只不过有一两次,而不会永远存在的。所以‘勤’最重要,其次,‘诚’也不可以忽视。”而这段话,也被视为他后来事业获得巨大成功的“秘诀”。

如果说澳门是郑裕彤踏入珠宝业的源头,那么香港就是郑裕彤后来成为“珠宝大王”的福地。

1946 年,郑裕彤受岳父委派,到香港开设分行,店址在极繁华的皇后大道中,这一带大银行、大商行林立,与皇后大道毗邻的半山区和山顶区,住户非富即贵,称为香港富人的天堂。

不过,当时香港金铺林立,生意并不好做。郑裕彤只接受过初等教育,在旧式金铺进行职业训练,学习的是传统的带徒经营方式

在回忆创业之艰时,郑裕彤也忍不住感慨:“那时候,我一早起来,直至晚上十一二点钟才收工。和平之后,生意转好,但资金周转并不充裕,要整日‘度桥’(想办法),也要管理工场,甚至亲自说服工人晚上加班。”

郑裕彤很快展露出了他极为出色的经营能力,并很快地拥抱了各类新制度、新事物,并成为金大福的革新者。他常常花大量的时间到外面“睇铺”(观察对手的铺子),考察对方的门面装修、最新金饰样式。在郑裕彤的掌舵之下,周大福香港分行风生水起,并逐渐成为周大福的大本营。

郑氏帝国雏形初显

郑裕彤31岁那年,周至元和其他股东因年事已高,萌生退意。郑裕彤用积蓄买下周大福珠宝金行的全部股份,正式晋升为老板。

1960 年,郑裕彤突破古老金铺的资本结构模式,邀集一班旧同事组建周大福珠宝有限公司。这是香港金饰珠宝行业最早的有限公司机构。当时的香港,已奠定了加工贸易型经济的厚实基础,经济开始起飞,市民购买能力大大提高。周大福改组为有限公司,适逢其时,资本金大大扩大,还获得恒生银行董事局主席何善衡的贷款保证。

郑裕彤求新,还表现在对公司成员的称谓上。他改叫“分行掌管”为“经理”;改“帐房”为“财务人员”;“伙计”改称“职员”、“店员”;学徒改称“练习生”。

在完成对金大福的公司制改革之后,郑裕彤很快将目标瞄准了金饰之外的新商机——钻石饰品。他观察到西方有身份的女子,多佩带钻石饰品:项链、戒指、名表,对于金银玉石饰品并没显示出特别的兴趣。郑裕彤预测,香港经济持续高速发展,要不了多久,香港人也会像西方人那样热衷于钻石,以拥有钻石为时髦,作为其身份的标志。

郑裕彤随后果断买下南非一家陷入财务危机的钻石加工厂,这家工厂当时拥有十多张能够从事钻石批购业务的戴比尔(De Beers)牌照,帮助郑裕彤坐上香港最大砖石进口商的宝座。巅峰时,周大福的钻石进口量占到全香港的三成。

郑裕彤在当时可谓领导了一场香港珠宝业的革命,后来数家珠宝行获得国际珠宝公司的批购钻石许可证,进军钻石业务。后来,香港本地居民及来港游客钻石购买力的强劲,也证明了郑裕彤当时预测的准确性。

从岳父手中接过的基业,为郑裕彤日后的商业帝国奠定了基础。从这里开始,他将商业的版图,逐渐延伸至地产、酒店、建筑、交通等诸多行业。

2011年,86岁的郑裕彤,将执掌了70余年的周大福在香港公开上市。当时,周大福的市值高达2000亿港元,是美国著名珠宝商蒂凡尼的两倍多。

截至2016年3月底止财年,周大福在全球范围内拥有2319个分店,主要分布在香港和内地。

期内,周大福受零售寒冬的影响,收入同比下降12%,至565.91亿港元,净利润下跌24.5%,至50.5亿港元。零售市道的下滑,导致周大福的市值大幅缩水。截至9月30日收市,周大福股价收报每股5.64港元,总市值为564亿港元。

沙胆猛人豪赌香港地产

珠宝之外,郑裕彤掌管的新世界发展,与李嘉诚执掌的长地、李兆基的恒基地产、郭氏家族的新鸿基地产,被称为香港四大地产商。

在香港,郑裕彤素来有“沙胆彤”之称。这位大亨日常生活中敢于赌,甚至毫不讳言高尔夫球场“豪赌”, 输赢达千万之巨。

在商场上,媒体评论他“像鲨鱼一样敏锐和强悍,喜欢做大项目”。“沙胆彤”总是能敢常人所不敢,果敢出手,最终成就了郑氏商业帝国。

郑裕彤初来香港开设周大福分行时,就展露了商业上的“沙胆”。彼时,香港金浦比比皆是,流传着“金铺多于米铺”的说法。为了在竞争中取胜,郑裕彤打破当时市场普遍卖99金(黄金成色99%)的局面,首创推出“9999金”,即含金量达99.99%。

郑裕彤的举动在不少员工看来颇为冒险,因为“9999金”付出的代价相当大,每卖出一两黄金就要亏几十元。不过,正是郑裕彤的这一次大胆押注,让周大福的金饰口口相传,赢得可观的市场占有率。

眼光和魄力是这位“沙胆大亨”身上的鲜明标签,正是“人舍我取”的果敢与大胆才帮助郑裕彤正式涉足房地产,成为后来的“地产大王”。

60年代中期,香港发生动乱,许多恐慌不已的富人纷纷将土地、房产低价抛售。不少人认为,战局动乱,不动产无法带走,贱卖都没有人要。

郑裕彤选择在这个时机大批购置地产,被人称为“沙胆猛人”。《郑裕彤传》评价说,大家都知道“趁低吸纳”这个道理。但实际上,人们多是“赶高吸纳”,越是高潮越有人买。这里有一个“低潮会持续多久”的问题,如果低潮很快过去,趁低吸纳必然可牟大利;如果低潮要延续好多年,除非资本雄厚能把地“淹”起来,否则,一般的商人连买地贷款的本息都承受不起。郑裕彤起念去冒冒风险,风险大,利润也大。

在回顾这次“扫货”时,郑裕彤表示对香港的前景充满信心,“相信所有行业的兴衰都是周期性的,在低潮时购进,总不会错到哪里去。”

事实证明,郑裕彤这一次“赌”对了。在这段时期低价收购土地、房产的人后来大多成为超级富豪,李嘉诚如此,郑裕彤亦是如此。

他的成名作,是香港首个大型私人住宅屋苑美孚新邨。美孚新邨包含99幢住宅,提供1.3万个住宅单位,这成了郑裕彤日后在香港地产界立足的标签。

小试牛刀成功之后。1970年,45岁的郑裕彤与香港商人何添、郭得胜、何善衡合作,成立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

1972年,香港股市适逢牛市,郑裕彤趁机将新世界运作上市。 到 1974 年已拥有 38 个楼盘。郑裕彤正式从“珠宝大王”跨入“地产大王”行列。

上世纪80年代初期,郑裕彤又开始大胆进军内地市场。1980年,“新世界”投资兴建内地第一个项目——广州中国大饭店。当时,很多港商对内地只是观望,认为风险太大,没人敢贸然闯进内地房地产市场,郑裕彤却果敢地将100多亿元砸向内地,并不断追加投资。

“内地竞争不激烈,而且项目非常多——不仅仅是房地产,还有收费公路、基础设施和百货大楼。”郑裕彤回顾当时的情形,认为内地市场机会更多,不过他同时也总结道:内地的投资环境和投资制度还不是很健全,初来乍到的“新世界”吃了很多亏,如果新世界迟来七八年会更好。

如今,新世界发展在内地房地产项目,已遍布北京、广州、上海、天津等诸多城市。

这一时期,他同样没有放弃在香港“攻城略地”。1984年,在中英签署联合声明前夕,香港处于信心危机低谷,股市地产市道低迷。郑裕彤却在这时,大胆投下湾仔会展中心1期的承建和管理工程。

此举成为新世界发展崛起的一大转折。而郑裕彤参与投标的会展中心,更推动了香港会展业的发展。

进入90年代,已选择退隐的郑裕彤,依旧沙胆本性不改,连续出手。1989年,郑裕彤斥资27亿港元收购辖有825家酒店的美国华美达酒店管理集团。1993年5月,他还收购了瑞士一家拥有40间酒店的集团,使新世界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酒店管理集团之一。

截至9月31日收市,新世界发展股价收报10.08港元/股,总市值达946亿港元。

耄耋老人复出力挽狂澜

其实,珠宝和房地产这两个“主业”之外,郑裕彤的商业版图还涉及诸多行业。

例如,1989年,郑裕彤与香港丽新集团创办人林百欣,合资购入亚洲电视股份,两人各占47%股权。郑裕彤曾担任亚洲电视董事局主席。

那一年,郑裕彤宣布退休,由其长子郑家纯接替他,出任新世界发展董事总经理。但长子郑家纯上任后,频繁进行收购,导致新世界的负债大幅增加。

情急之下,郑裕彤在1991年宣布重出江湖。他出山后,迅速推出多项措施,包括抛售资产、在公开市场集资,扭转了新世界的颓势。因资金紧张,郑裕彤又将亚洲电视的股权转售给林百欣。

林百欣之外,郑裕彤与香港不少知名商人私交甚笃。热爱打高尔夫球的郑裕彤,与李嘉诚、何鸿燊等人都是球友。

郑裕彤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曾打趣说:“我没有李嘉诚那么忙。他早上8点多一点就上班,我是11点,差很远。我们两个喜欢打高尔夫球,但我现在就不大喜欢和他打,因为他早上6点就要开始,我还未起床哩!我现在上班,在办公室,基本上也不用做,人在那就行,有什么人找我,我能在。他是整天世界各地跑来跑去,不停。”

2011年,周大福珠宝上市,被称为郑裕彤商业生涯的收官之作,年逾八十依旧在资本市场中搏杀,或许就是对“沙胆大亨”这一称号的最佳呼应。

据香港媒体报道,赌王的何鸿燊在得知郑裕彤离世的消息后,心情低落,一直反问“不是吧”,难以接受故人离去。

郑裕彤于2012年3月,正式宣布退任新世界发展和周大福董事局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同年9月,他因中风入院治疗,此后未在公众场合露面。

2016年9月29日晚,郑裕彤在家中安详辞世。一代传奇,画上句号。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