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离婚105:我现在可是半残疾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封颖猝不及防,脚一沾地,没站稳,差点倒在雪地里,抓着他站直了,抱怨,“我现在可是半残疾。”

    景南骁这才恍然回神,低低的‘哦’了一声。

    看看顾千寻,再看秦斯蓝神情破碎的样子,心里一时也变得很复杂。

    顾千寻率先一步走近他,“你怎么也在这?”

    “我……她刚在雪里摔了脚,所以送送她。”景南骁解释。

    封颖的视线从顾千寻身上只逡巡了短暂的几秒,便落到几米开外的秦斯蓝身上。

    “这是千寻,那边是……斯蓝。”景南骁替封颖介绍。

    “我知道。”封颖笑了笑,“一个是你前妻,一个是你前任女朋友。”

    她的直接让景南骁窘了下,顾千寻面色倒是很坦然,“你们聊吧,夜白那边差不多了,我得过去看看。”

    顾千寻冲封颖点点头,算是道别。

    看着那背影,景南骁心一紧,伸手抓住她,“千寻,我和她其实……”

    顾千寻没有忽视掉一旁封颖的神色。

    漂亮的眸子划过一丝暗色,虽然很短暂,短暂得甚至是连她自己都有可能没察觉。

    “南骁!”千寻将他的话截断。

    “还是你们三个聊吧,医院还有事,我先回去。”封颖扬着笑,和顾千寻摆摆手,笑得灿烂,“拜拜。”

    她脚崴得很厉害,穿着细尖的高跟,走路踮着脚,小心翼翼。

    景南骁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她,唇动了动,似乎想叮嘱什么,可是,最终是调回头,什么都没有说。

    “千寻,我和她只是朋友。”声音很低,像是解释,又像是陈述。

    顾千寻下意识看了眼秦斯蓝。

    透过厚重的风雪,秦斯蓝眼里的伤然更重。

    她痴痴的看着景南骁,晶莹的眼角看不出是泪还是已经凝结的冰。

    顾千寻下意识将手抽了回去,语气沉重,“你和秦斯蓝好好谈谈吧,看得出来,她还是很爱你。”

    景南骁垂目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良久没说话。

    有些爱,他们彼此在错过着。也许,这只能说明,这些都不是彼此的缘分……

    “改天我去看你爸。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吃饭。嗯?”

    顾千寻似察觉到他失落的心,又补上一句,微微漾着笑。

    “也好。”景南骁将手收回兜里,看向秦斯蓝,“我也真该好好和她再谈谈。”

    “那我走了。”

    这一次,景南骁没有再拦住她。

    她独自走在风雪里,走出两步,回头。

    秦斯蓝已经扑身抱住了他,他双手垂在身侧,终究没有回抱她。

    楼上,封颖从上而下的看着楼下的一幕,撇撇嘴,倨傲的从鼻腔里哼出一声。

    臭男人!

    转身,大步要离开,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可是,心尖,为什么会有些酸酸的感觉?

    这很奇怪!

    

    顾千寻回到输液室的时候,护士已经在收工了。

    他耐心的坐在那,翻着杂志。护士先见到她,抬头冲她笑,“顾小姐来了,慕先生在等您。”

    “麻烦了。”顾千寻和对方道谢。

    慕夜白抬起头来,看她。两个人相视一笑,一瞬间,让原本有些冷情的输液室也变得温暖起来。

    顾千寻拿起他的手看了看,手背上一片青紫,她心疼的摸了两下,问他,“难受吗?”

    “还好,还能忍耐。”慕夜白回,反握她的手,“这么凉,去哪儿了?”

    “刚在楼下遇上秦斯蓝和南骁,就聊了两句。”顾千寻回。

    慕夜白站起身,顾千寻将他宽大的大衣拿起来,踮着脚替他披在肩上。

    “她怎么会来医院?”

    “说起来也奇怪,我去你母亲的病房遇上她的。”顾千寻又把从看护那儿听来的奇怪之处转述给了慕夜白。

    慕夜白沉吟了半晌,没吭声。

    顾千寻看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试探的问:“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你是越来越了解我了。”

    这会儿,手机响起。靳云打来的电话,只说已经开着车等在门外了。

    “我们先出去,有些事往后再说。”慕夜白将她的手握住,揣在大衣口袋里。

    两个人又一起去了贺云裳的病房,慕夜白在里面独自坐了一会儿,细细碎碎的和贺云裳说了些话,才出了医院。

    一路上……

    顾千寻脑子里都在想着秦斯蓝和她哭着说的那番话。

    她们终究都流着一样的血……

    “在想什么?从上车到回家,一路都看你在发呆。”

    顾千寻在厨房摆弄今晚的菜谱的时候,慕夜白进来。

    他换了一身居家服,模样清新。

    只是,比起刚回国的那阵子,这会儿的他又瘦了点。

    顾千寻想了想,终究还是开口:“夜白,之前你去美国时,是不是有给秦斯蓝什么承诺?”

    她只这样一提,慕夜白已经联想到了,“怎么,她想进慕家?”

    “嗯。今天她确实让我替她说情。”

    慕夜白从后拥着她,下颔懒懒的搁在她肩上,“你是怎么想?当然,在你说出你的看法前,我也必须得提醒你,她曾经也算计过你。”

    “我当然记得,这种事想忘也忘不了。不过……”顾千寻想起自己的母亲,想起最后那段日子还在对秦斯蓝的念念不忘。

    “如果她能进慕家,也算是对我妈的安慰。以后,我和她就井水不犯河水。”

    慕夜白沉吟了一会儿,没出声。

    顾千寻放下菜谱,回过头,“你也别为难,我没想要勉强你。这毕竟是你们家的事,最终还是得你自己做决定。”

    慕夜白皱着眉,伸手捏了下她的鼻尖,“我怎么听你这话这么不中听?”

    顾千寻捏开他的手,拍他,“你抓痛我了~”

    最后一个尾音拉得长长的,还扬高了些,带着撒娇的软糯。

    慕夜白故意拉长脸,“什么叫你们家的事?嗯?你不是我们家的啊?”

    提起这个,顾千寻转着眼珠子,摇头,“那我怎么能是呢?你是姓慕,伯父也姓慕,奶奶也是姓了慕,那我呢?我可是姓顾的。”

    慕夜白听着她说完,刚刚还板着的脸这会儿又有了笑意。双眸促狭的看着她,兴味的开口:“原来是有些人迫不及待也想和我们大家一样姓慕了?”

    顾千寻捶他,“谁想进你们慕家了?那是秦斯蓝,才不是我。”

    “不想?”

    “不想!”

    “真不想?”

    “喂!你讨厌不讨厌了?”顾千寻被他问得脸都快红了,恼羞成怒的推他,他张开双臂将她抱紧了,“就算你不想进我们慕家,我也迫不及待的要把你娶进门。”

    怒气因为他这句话,一下子消散无踪。

    唇角微微扬起,但还是故意硬着嗓音开口:“没有行动的说辞,我才不会相信。”

    他亲吻她的唇,而后,认真地对上她的眼,“千寻,等我化疗结束!”

    顾千寻也眸光定定的回视他,“其实你知道,我不介意这个。”

    “我明白。”慕夜白将她搂在怀里,“总归还是要等奶奶回来。这次结婚,我可不想两个人再偷偷往民政局里钻。这次,我们得让奶奶给我们当证婚人。”

    顾千寻脑海里已经在描绘结婚时的模样。

    想起从上次两个人说要结婚,到如今,像是已经过了千百年一样。

    分分合合,生死交缠。

    好在……

    如今,他们还坚守在一起。

    “那等奶奶生日,奶奶大寿办了,我们就结婚。不许抵赖!”似乎怕他不同意,顾千寻又补了一句。

    慕夜白笑意更深,“好,不抵赖。”

    “正好,奶奶过寿那天,把千寒一并接出来。还有秦斯蓝……”慕夜白看一眼千寻,“我听你的,让她回慕家。”

    终归,秦斯蓝流的是慕家的血,这是他改变不了的事实。

    但是……

    她犯的错,她总归得自己承受!

    逃避不得!

    

    直到景南骁离开了,秦斯蓝还怔忡的坐在医院的长椅上。

    景南骁的话一直在耳边萦绕。

    “斯蓝,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我不是个好男人,别再为了我把自己的时间耽误。”

    “在我最糟糕的时候,你总在遇见我。那时的我没有担当,我幼稚,不负责,做事不计后果,所以,是我对不起你和千寻。”

    “以后,好好生活,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所以……

    最后,终究是一个‘朋友’把她打发了。

    雪,越下越大,坠落在她肩上。她突然觉得自己那么失败,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情人……

    失败到,连自己都要可怜自己。

    “擦擦吧。”一张纸巾递到她面前。

    抬头,霍清婉正从上而下的看着她。

    “本就是个不能挽回的男人,有什么值得你哭的?”霍清婉面有不屑,似是很看不起她这副软弱的样子。

    秦斯蓝迟疑了下,还是将纸巾接了过去,擦掉了眼泪。

    这一刻,她突然发现,能和自己说上话的竟然是霍清婉。可是……

    她们算什么?

    自然不是朋友。

    盟友?

    有些讽刺。

    “你呢?慕夜白是你能挽回的吗?不,他根本就不是你的男人,你不也是执着了那么久?”秦斯蓝情绪本就不好,被霍清婉这么一说,口气自然是很冲。

    “你……我在好好劝你,你不要不知好歹。”

    “现在慕夜白和顾千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我看你也收收吧,别再妄想了。”秦斯蓝站起身,收了情绪,将纸巾扔进了垃圾桶。

    “板上钉钉?”

    “我今天在病房里听顾千寻说,等奶奶大寿,他们就结婚。你觉得,你还能做什么?”

    秦斯蓝说罢,霍清婉嗤笑,“你就能看着顾千寻这么幸福?”

    秦斯蓝微怔了一瞬,回过头来,“是,只要她不是和景南骁在一起,以后,她怎么幸福都和我无关!”

    秦斯蓝没有再停留的离开,独剩霍清婉站在风雪中……

    

    老夫人的80大寿,也是宇酒店成立的50周年,自然是要风光大办一场的。

    老夫人也提前回了国,住在别墅区内。一回来,就把千寻和慕夜白也一并叫到了别墅区,让两个晚辈陪着住。

    自然,还有慕中天。

    经历了这么多事,慕中天和慕夜白之间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

    虽然对慕夜白来说,童年的事要一夜间就释然那几乎不可能,可是,两个人总算能坐在同一桌吃饭。

    办寿礼的前一晚,四个人一起聚在餐桌上。

    慕中天问慕夜白,“霍家要接的这单生意,你是怎么想的?上次霍家在背后做手脚让我们亚盟集团白白损了一大笔,念在你上次的事上,我没有点穿。”

    上次的事,自然是指的慕夜白悔婚的事。

    “让霍氏接了吧。我有安排人进霍氏高层,霍氏的资金周转没外界想象的那么灵,他总会自己栽在里面。”慕夜白顿了一下,抬头和慕中天道:“我已经和银行打过招呼了。”

    “若是没有银行的周转,霍氏……”

    “行了,饭桌上谈什么工作?”老太太插了话,看向慕夜白,“你也是。不好好顾着自己的身体,还管什么工作上的事?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你的身体养好。”

    顾千寻给老夫人夹了把青菜,道:“奶奶,您放心,我都盯着他呢!他也没去酒店,就在家里打过几个视频电话。”

    “那就行。别没分寸,你现在又不是一个人。往后还得和千寻结婚。”

    老太太最后那句话说完,顾千寻和慕夜白相视一笑。

    对面,慕中天也跟着笑了。

    慕中天干脆的应了一句:“收到!奶奶教训得是!”

    “还有一件事……”老太太将筷子顿了一下,看了看慕夜白,又看向儿子,“这几天,斯蓝也来找过我。”

    慕中天眼神深邃了些,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儿子。

    “我相信,我不说你们也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事。以前不肯认她,多少有照顾夜白你母亲的心情,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连千寒都进了慕家门了,我觉得她被认进慕家,倒也无可厚非。慕家的血脉,也不能流在外面,我老太太也不知道还能活多少年。”

    老太太说到这,顿了一下,看向孙子,“夜白,你觉得奶奶提的这个意见,如何?”慕中天也看着儿子,心情复杂。

    一方面,他自然是希望认回女儿的,这是他答应过她,也答应她母亲的。可另一方面,也怕因为这件事而让原本缓和的父子关系,又降至冰点。

    所以,原本该由他提起的话题,他忍了又忍。

    我没意见,这种事你们处理就好。”

    破天荒的,慕夜白竟然如此回答。

    这大大的出乎慕中天和慕老太太的意料。两人皆是表示怀疑的看着他,似乎都觉得这事儿没这么简单。

    慕夜白显然是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将手里的筷子放下,坦然的视线从老太太面上掠过,最后和父亲慕中天的眼神对上。

    “你们要把她认回慕家,我同意。明天是奶奶80大寿,家里自然是要圆满。所以,明天一并在媒体面前公布她的身份也可以!”

    慕中天和慕老太太互相对视,眼有欣慰。

    他能变得如此好说话,总归是心头的心结在渐渐放下了。

    “好,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老太太松口气,看向千寻,“这是你的功劳吧?彘”

    顾千寻看向慕夜白,“是他自己想通了。”

    “想通了就好。”

    “不过,我还有个条件。”慕夜白又出声。

    “嗯,你说。能做到的,奶奶和你爸都答应你。”

    慕夜白沉默了一瞬,话是冲慕中天说的,“医院说,我妈的情况在好转,这几天有转醒的迹象。我希望***寿宴过后,您去看看她。”

    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就算是为了我。”

    慕中天没做多的考虑,就点头答应了,“我心里有数。”

    “这也算是个一个好消息了。”老太太感叹。

    

    吃过晚饭的时候,礼服订制店就送了大家的礼服过来,还有老太太的唐装。

    老太太正要试衣服的时候,门铃响了。

    佣人跑去开门,老太太也就将手里的衣服搁下,让顾千寻陪着往厅里去了。

    楼下,慕中天和慕夜白正在厅里坐着,等老太太试衣服下来。

    这会儿听到门铃声,慕中天率先起了身。

    “是不是老张回来了?”老张是老太太的司机。

    “老夫人,来客人了。”佣人进来说了一句,微侧身,就见司机推着轮椅进来了。

    轮椅上坐在如玉青年,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是慕家后来给他配的看护。

    比起顾千寻回国第一次看他,又瘦了一些。头发给剪成了板寸,倒是更干净清新了许多。

    “千寒?”慕夜白站起身。

    “是奶奶让老张接过来的。”慕中天道。

    老太太面色慈祥,“明天是个大好的日子,大家都聚在一起才算是团圆。”

    顾千寻松开老夫人,跑上去,蹲身将顾千寒搂在了怀里。

    “姐。”顾千寒轻唤一声,唇角扬着笑。

    顾千寻抱着他,只觉得抱着一张纸片一样,心里特别难受,“你又瘦了。”

    “没事儿,这都是正常的。”顾千寒轻描淡写的安慰,似怕她不相信,又转头看向一旁的小姑娘,“不信你问她,我的情况算是不错了。”

    顾千寻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小姑娘。

    小姑娘腼腆一笑,“你好。”

    又冲老夫人和大家微微鞠躬,礼貌而拘束的问好,“大家好。”

    “这么久,千寒麻烦你了。”顾千寻站在姐姐的立场,道。

    “不麻烦,他是个很随意的人,相处起来也很舒服。”

    顾千寒笑了笑,这才拍了拍千寒的肩,“千寒,叫人。”

    顾千寒的视线从老太太面上掠过,他张了张唇,唤了声‘奶奶’。

    老太太眉目间有慈祥,应了。

    虽说这孙儿没跟着自己长大,以前也总有些心结,但这会儿这声‘奶奶’也轻而易举的软化了她的心。

    接着是慕中天,那一声‘爸’顾千寒有些叫不出口。

    事实上,自己在戒毒所的这段时间,慕中天去过好几次,可是,彼此之间那份陌生和疏离还是存在的。

    ‘爸’这个字,太神圣,尤其于他来说更是。

    所以,要坦荡的叫出口,对他来说还是需要时间的。

    “千寒?”顾千寻轻叫他,不动声色的将他肩上轻拍了下。

    他微微一笑,视线直视充满期待的慕中天,“对不起,我想……我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没有敷衍的应付,而是坦然自己的心思。

    眼神纯净,不曾有一丝闪烁。

    慕中天怔愣一瞬后,笑了,语气宽和,“没关系,没关系,不管怎么叫,你喜欢就好。”

    就因为这实话实说,老夫人也倒喜欢起了这小子。眼神干净的小子,心也一定是剔透的。

    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得他还能如此。

    老太太道:“不急,慢慢来。先过来坐吧!”

    老太太冲顾千寒招了招手,那年轻看护推着他到沙发边去,贴着温暖的壁炉。

    老太太打量了他一眼,吩咐佣人:“去给二少爷拿床毛毯过来。外头风雪大,去去寒。”

    “是。”佣人匆匆跑去拿了。

    一旁,顾千寻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欣慰极了。

    抬头探寻的看了眼慕夜白,慕夜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搂了搂她的腰,“坐。”

    

    顾千寻发现,顾千寒回来后,反倒是没有她能插话的余地。

    老太太和慕中天关心他现在的状况,问着看护他现在的状况,看护都详细的一一作答,顾千寻也认真的听着。

    几个人坐一起聊了一会儿,倒真有一家人的感觉。

    热热闹闹,让这个气温极低的春季都变得特别温暖。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把礼服都试一下,试试就睡了。”问清楚后,老太太发了令。

    转头又叫佣人将顾千寒的西服拿了出来。

    他的尺寸早就量好的,给他特别定制的。是一套白色衬衫,银灰色马甲和黑色修身的西服。

    顾千寻起身,“我给千寒帮忙。”

    她正想着要好好和他聊聊。

    慕夜白也跟着起身,勾住她的腰,“那我呢?放着不管了?”

    “行了,千寒就让小景帮忙吧。”‘小景’指的是千寒的贴身看护。

    听老夫人如此指示,年轻女孩看了顾千寒一眼,颔首,“没问题。”

    “这样安排不错,你来帮我。”抢到了人,慕夜白很得意。

    覆在顾千寻耳边,又用低得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坏坏的补上一句:“我们一起换。”

    这人打的都是坏主意!顾千寻不上当,本要再说两句,老太太又道:“夜白,你有手有脚的,自己换去。成天粘着千寻,像个什么样子?”

    原本沾沾自喜的某人,结果被训了。

    顾千寒第一个笑出声,顾千寻也跟着笑了,连一个外人小景唇角也弯了弯。

    慕夜白脸色尴尬。

    “千寻,跟我上来。奶奶有话要和你说。”

    结果……

    老太太抢人胜利,完全不给他们发表意见的机会,牵着千寻就上楼了。

    慕中天笑着摇头,“行了,咱们几个男人就自己忙活自己的吧,别指望女人了。”

    大家相视一笑,各回各房。

    顾千寒也被佣人领着进了另一间卧室。

    

    说是有话要和千寻说,老太太倒是不着急,先换了明天要穿的唐装给千寻看。

    “你觉得这套如何?这颜色会不会有点不稳重?”老太太在这会儿穿的是一套暗红色起深蓝凤凰的唐装。

    顾千寻替她扣上最上头的扣子,打量一圈道:“这套挺好,精神又大气。正适合您上台发言的时候穿。”

    “上一套呢?”

    “上一套啊!上一套更古典、优雅些。晚宴的时候您就换那套行。”

    “是吗?也行,就听你的了。你学设计的,色彩这些东西总不会错。”老太太说着将身上的衣服脱下,顾千寻要给她老人家解扣子,她道:“扣子我自己来,你去打开我那衣橱,右边有个小抽屉——”

    “哦。”顾千寻将抽屉打开了。

    “看到那宝蓝色锦缎盒子了么?”

    “嗯,见着了,奶奶。要拿出来吗?”

    “嗯,拿来。”

    顾千寻给拿出来交到老太太手上,老太太一打开,是一套古典的钻石首饰。

    项链、耳坠、手环……

    这一套首饰保养得极好,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哪怕是外行,也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绝对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这是我今天让田秘书特意从银行里拿出来的,都好多年没戴过了。”老太太感叹,看着那套首饰,似想起什么,眼神里有柔光闪烁,“这是他爷爷送我的定情礼物,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套。当初老爷子送我的礼物不少,但每回出席活动,我都戴这套——还得他亲自给我戴上。戴了它,不管什么场合,我像是就有依靠,能安心了。”

    老太太动情的抚着那套首饰,“如今这么看着,就觉得有他还在一样……”

    只是如此听听,顾千寻仿佛都能感受到长辈们之间的深厚的感情,不由得也有些动容。

    “奶奶您要戴上吗?我帮您。”

    “奶奶不戴。自从老爷子走了后,这东西我就一次也没戴过了。”老太太将东西盖上,看了千寻一眼,直接递给了她。

    “现在奶奶把这个交给你,明天,你就戴这个。”

    顾千寻懵了一瞬,而后,立刻摆手,“奶奶,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奶奶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可是,这对您来说意义太珍贵了,我怕我受不起。”

    “往后你就是我们慕家的孙媳妇了,哪里来的受不起?”老太太将首饰盒子塞在她手上,而后,又正了正神色,眼神微凝,“千寻,奶奶一直都没来得及和你谈谈云裳的事——也没真正问过你。听中天说,这么多年你和千寒受的苦,多半都来自她,现在她要醒了,你老实说,有没有想过该怎么处理?”

    顾千寻没出声,她脑子里有些乱,想起母亲,想起千寒,又想起夜白……

    “我知道你要顾及夜白,会是很难做。这样吧,这件事交给警方来处理。等云裳醒来,事情该如何就如何。我也不会偏袒了谁。”

    “谢谢奶奶。”顾千寻颔首,这自然是最好的办法。

    做了错事,总归是要受到法律和道德的审判。任何人,都一样。

    

    给老太太试了衣服出来,顾千寻又去了顾千寒的房间,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无非又是些叮咛的话。

    叮咛他在那边多穿点,多吃点这些。

    有时候又会有不忍心的情绪往外冒,便会动把他接回来的心思。

    顾千寒是怎么也不愿意的,“姐,你可别害我半途而废,我就觉得现在在那边挺好的,医生护士都有鼓励我。”

    “小景照顾得如何?”

    “很周到,你也看出来了,喏,领结打得多漂亮。”顾千寒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领结。

    顾千寻笑着打趣,“看你对人家小姑娘赞不绝口的,不会是……嗯?”

    “你现在幸福了,就想着当红娘,乱点鸳鸯谱了?”

    “什么乱点啊,你年纪也不小了。况且人家女孩子文文静静,小家碧玉似的,看着特别舒服。”

    “这辈子我都没想过要结婚的,打算粘你一辈子了。”

    “妈听到了,非跳起来揍你不可。”顾千寻板着脸,没好气的用肘子捣了下他肩膀。

    顾千寒只笑着,没再出声。

    虽然他从不曾在千寻面前表露过任何自怜自艾的情绪,可是,这也改变不了他双腿不能行走、如今还染着毒瘾的事实。

    他想……

    但凡是个正常的女孩都不会看上他。即使看上,那也是一时的,要恋爱要结婚,总归又是另外一回事。

    正说着,门被敲响了。

    佣人探头进来,道:“顾小姐,大少爷在楼上找您,您要去看看吗?”

    “好,我知道了,谢谢。”

    顾千寻应了,佣人退出去。

    “你快去吧,别让姐夫等急了。”

    “还叫‘姐夫’?”

    “‘姐夫’叫着更舒服。”

    “那也行,我不勉强你,你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顾千寻站起身,“那我过去了,要有什么事就叫我,知道么?”

    她临走前,又在他床上摸了摸,看被子是不是够厚。

    觉得暖和了,才放心离开。

    

    一进卧室,正见慕夜白穿着衬衫站在穿衣镜前。

    黑色衬衫穿在他身上,将他完美的身形衬托无疑,只是一个背影都能叫千寻心跳加快。

    带上门,将手里的首饰盒子放下,轻快的走过去,“有事找我?”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