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48:英雄救美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白以枫揉了揉眉心,这件事情,看起来要找以初商量商量,说不准她会给他一个好的建议。方随眸东随。

    想到以初,他蓦然想起那份还落在裴陌逸办公室里的策划书。还记得他说过,昨天不签,今天一定会签的。

    呵,还真给他说对了,那份合约,他还真的是早晚都要签的。毕竟没了那一层意味不明的怀疑,这份对白斯集团相当于一块大饼的合约,他没理由拒绝。

    站起身,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拿了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经过外面秘书室时,匆匆丢下一句,“我出去办事,下午需要签字的文件都交给总裁。”

    “诶,副总去哪儿?”表情一变的男秘书立即诧异的问出声来,却没想到被身边的女人扯了一下,他一愣,回头瞪视着她,“做什么?”

    一丝不苟的女秘书冷眼看了他一下,“副总去哪儿办事用得着跟我们交代吗?李秘书,你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

    “关你什么事,副总开除的人为什么不是你?”整天穿着显得有些宽大的工作服,看起来就跟个老初女似的,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跟何小姐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副总是眼睛瞎了才会开除那个养眼的美女,让他和这么个一成不变的女人同处一室。

    女秘书冷哼一声,眼神轻蔑的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做事去了。

    李秘书再回头时,早就不见了白以枫的身影,再想追出去已经为时已晚了。他狠狠的低咒了一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远处的那道背影。

    白以枫直接去了晋城国际,裴陌逸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来似的,一点都没意外的等着他,甚至桌子上就放了那份彼此间都心知肚明的合约。

    ‘刷刷刷’几下,白以枫看了一眼,便拿了笔直接在上面签了字,将合约丢给了他。

    “你似乎很赶。”裴陌逸抬起头来,略略的挑了挑眉,居然签完字转身就走。

    白以枫脚步顿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看他依旧是不顺眼的,但是又不得不从内心深处的佩服他。

    “你还有事?”

    裴陌逸离开座位,走到吧台边倒了两杯酒,往前推了推,“虽然我也挺忙的,不过和未来大舅子聊聊天的时间还是有的。”

    “大舅子?”白以枫睨了他一眼,脚步却转了个方向,朝着吧台走去,端起他倒的红酒,浅浅的抿了一口。有些舒服的叹了一口气,过了半晌,他才仰头一口喝了下去,随即自己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

    裴陌逸略略诧异,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看来你有了烦心事了。”顿了顿,“是因为昨晚上出现在你家的东方父女俩?”

    白以枫豁然回头瞪着他,这人有读心术不成?怪不得以初被他吃的死死的。不对,他忽然皱了皱眉,这男人骗他,居然还敢说当时是以初追的他,昨晚上听完所有的前因后果才知道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真是只狐狸,怪不得能讨得父亲对他另眼相看,能在尔虞我诈的商场当中立足高处,就连他,都忍不住欣赏他,赞叹他了。

    “那个东方温婉,似乎很喜欢你。”无视他的怒视,裴陌逸笑得越发的得意了起来,“不过看你现在的模样,不是不喜欢她,就是东方家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让你完成,我猜的对吧。”

    “我现在怀疑你在我身上装了窃听器了。”白以枫冷哼一声,对于自己的心思如此简单的被他看穿多了一丝懊恼。

    他好歹也是沉稳内敛的人,却不想在这个男人眼里,一丝一毫的异样都能成为他猜测的线索。不过是喝酒急了一点,他也能联想到昨晚上出现在他家的东方父女。

    裴陌逸又给他倒了一杯酒,“窃听器没装,只不过对于以初身边的人,多了一点点的在意而已。”谁让他的追妻之路比较艰难呢,偏偏那个小妮子最在乎的人,是面前这个一脸苦恼的男人。1ce0c。

    白以枫抬眸,又一口酒吞了下去,“我现在知道邱宁为什么会输给你了。”

    裴陌逸挑了挑眉,对顾邱宁这个名字有些恼恨,偏偏他又是他的好兄弟。

    白以枫想,裴陌逸这个人到底是在商场上呆的久了,和在部队上铁血丹心的顾邱宁不一样。裴陌逸更加世故圆滑狡诈诡异,往往知道抓住人的弱点,所以他会从以初身边的人下手,会在不知不觉当中渗入她的生活当中,不但安排了刘枫随时随地的保护,甚至还安排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贴身看顾。

    他对以初是真的下了百分之百的心血,这样的男人,一旦真的开始展开势在必得的公司,很难有女人能招架得住。

    好在他对以初是真心的,若是有一点点辜负了她,他即使拼着身败名裂也不会让他好过。

    “他最近怎么样了?”这几天都没顾邱宁的消息,按照他的脾性,既然对以初有爱慕之心,那么绝对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的。裴陌逸眉心微微的拢起,他也是个棘手的人物。

    白以枫又倒了一杯酒,斜睨着他,“他……有紧急任务,回去了。”没了他白以枫,顾邱宁在部队上的任务就更加重了,就算他喜欢以初,有了任务他还是不得不回去的,就这一点,他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你们裴家和顾家不是世交吗?你和他应该从小就认识吧,这兄弟都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啧啧,这兄弟怕是没得做了吧。”

    裴陌逸轻笑一声,“你的观察力挺敏锐的嘛。”顾邱宁是肯定不会将他是W市裴家人的身份说出去的,唯一的可能便是在以初的生日会上被白以枫看出来了,不愧是搞侦查的,有些事情还是分析的十分精准的。

    白以枫嗤笑一声,“哪比得上你啊。”说着,又拿过酒瓶倒了一杯酒,仰首,一饮而尽。

    “大舅子,再喝下去就要醉了。”酒瓶都见底了,这酒的后劲很足,就是他也只是偶尔浅尝辄止,过过口感而已。白以枫倒是一点都不晓得珍惜,一口接一口的把他珍藏的美酒给吞入腹中。

    白以枫拂开他的手,将最后一点酒液倒入了杯中,回头又去他的酒柜子里拿了一瓶。

    裴陌逸嘴角一抽,好小子,偏偏挑贵的下手。

    “这么点酒,还灌不醉我。”白以枫又喝了两口,他是心情郁结。本以为见到了多年不曾见过的亲人很开心,不想一来就给他丢了这么一大难题。自古感情的事情最是烦心,一个处理不慎就要万劫不复。

    而他……偏偏最不擅长处理这类型的感情问题。

    他宁愿对着一大堆的文件和一大片的敌人,甚至是对着一群老歼巨猾要找他麻烦的董事会老古董,他也不愿意碰到这类事情。陌名的想了。

    要是伤了东方温婉,不但他自己心里难受,恐怕母亲这边唯一的亲人也要失去了。

    裴陌逸看了他一眼,干脆去办公桌处理文件去了。再抬头时,便见刚刚还十分清醒的白以枫已经枕在了吧台上,醉的不省人事了。

    灌不醉?他就说这酒的后劲很足,他这种从小就被爷爷训练出来的千杯不醉的人,都不太敢喝太多。他是觉得这酒醇厚甘甜特别的好喝吗?足足喝掉了他两瓶。

    摇了摇头,他摸出手机给以初打了个电话。

    此时的以初正在寝室里和东方温婉聊天,大致聊得是些表面上的事情,骆佳倾冷冷的站在一边听着,身子习惯性的倚在门边。

    以初手机响起的时候,东方温婉正起身去洗手间。

    看到熟悉的号码,她诧异的挑了挑眉,看了洗手间一眼接了起来,“喂。”

    “你大哥在我办公室里……恩,状况不是很好。”

    “不是很好?什么意思?”

    “他喝醉了,你要不要把他带回去?”裴陌逸的声音带了一丝笑意,以初怔了怔,感觉他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东方温婉走了出来,从旁边的衣架上拿了一件外套,对着她笑道:“我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以初手心里捏着手机,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温婉,我有点事要离开一下,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饭了。”

    “诶?哦,没关系,你有事你就先去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以初点点头,收拾收拾了东西,便和骆佳倾一块离开了寝室楼。

    一直走到了学校停车场上车系上了安全带,终于和以初两人单独相处的骆佳倾,开始忍不住蹙眉道:“那个东方温婉,可靠吗?”

    “怎么,你怀疑她是滕柏涵安排过来的人?”以初偏过头去看她,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从见到东方温婉的那一刻起,她就发现骆佳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恩。”骆佳倾点点头,“姓滕的最近太安分了,就是罗尉泽死了他都没个动静。现在我们也摸不透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所以如今任何一个突然出现在白家的人,我觉得都应该提防。”

    以初摸着下巴,公路上的树影子在一批一批的往后倒退,她略略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东方温婉给我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小时候,她算是个教养极好的女孩子,就是对我哥哥有些急切。虽然这么多年没见面,我并不知道她的性子有没有改变,不过她爸爸和我妈妈是义兄妹,对我妈妈还有我们兄妹两都非常好,他教育出来的孩子,应该不会变成滕柏涵的人和我们对立才是。不过不管怎么说,她也不适合掺和进我们的这些事来,有些话有些事情,不要当着她的面讲出来便是。”

    她并不清楚东方温婉是什么样的人,上辈子的她死得早,好像就在哥哥去世后不久,她就从爸爸那里隐约听说她出了车祸去世了。

    骆佳倾点点头,表示认同。毕竟不敢肯定她是不是滕柏涵的人,自然也不能冤枉了她。

    车子平滑的驶进晋城国际的大楼停车场,以初和骆佳倾一路畅通无阻的上了裴陌逸的办公室。

    见到趴在那里皱着眉头昏睡的大哥,以初眸子里满是诧异。

    “怎么会醉成这个样子?”以初蹲在沙发边,眉心打成了一个结。

    “感情问题。”

    “诶?”感情问题?和东方温婉吗?“我大哥告诉你的?”

    裴陌逸耸耸肩,拉着她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他醉成这个样子哪里还能告诉我,我自己猜的。”

    “你猜……”以初嘴角抽了抽,往后拍了拍他的手,“我大哥都和你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裴陌逸斜睨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收紧怀里女人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挑着眉开口,“不过我猜的他也没否认就是了,你大哥他不喜欢那个叫做东方温婉的女人。”

    “不喜欢?”那可糟糕了,就下午她和她的聊天,东方温婉就在她面前有意无意的提了白以枫这个名字不下三十次,瞎子都看得出来她对大哥情有独钟了。如果大哥对她无意,那她是要心痛死的。

    “你大哥烦恼的,应该是不知道如何和那位东方温婉说清楚。你要是想帮助他的话,以后可以有意无意的暗示一下东方温婉,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这个重任……不必交给她吧。

    其实她对这种事情也不擅长的。

    可是……

    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白以枫,以初无力的垂下脑袋,谁让他是自己的大哥呢?希望温婉反应不要过大才好,她真担心以她的性子会不会想不开。

    这下轮到以初头疼了,要她想方设法对待滕柏涵他们,她倒是兴致很高。但是现在这事……感情的事情她最搞不清楚了,要不是身边这个叫做裴陌逸的男人脸皮够厚,够无耻,够无赖,她估摸着都要错过他了。

    她好像撒手不管出去躲一阵子哦。

    也不知道东方温婉能不能和自己心有灵犀,稍微算到一点她心里的想法,也免得她去开那个口了。17722642

    只是,东方温婉肯定是无暇知道她心里的那一点想法的,她如今心慌意乱的,压根就腾不出别的心思去想她,只想赶紧躲开面前拦住自己的男人。

    “你让开。”东方温婉就算是恼怒,声音也不会太高,只是双手双脚紧张的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面前的男生穿着不太合体的校服,邋邋遢遢的搭在自己的身上,一副痞子样的拦在东方温婉的面前,眼睛里透着淫邪,上上下下不断的打量她。

    “第一次见啊,大一的新生?”

    东方温婉退后了一步,她哪里想到自己才去食堂吃完饭回来,只是想散散步随便逛一下自己还很陌生的校园。她不过是看到这边幽静人少,想坐下来休息一下,谁知会听到求救声。

    走过去一看,便发现一个女生被面前的男人压在树干上打算逞凶,走过来时发出点声音被这男生看见了,结果那女生慌慌张张的跑了,这男生却要她补偿他。

    她不是个傻子,哪里听不出这补偿是什么意思啊?

    这里不是全国都闻名的大学吗?怎么会有这么污秽的事情发生,这男生的胆子未免太大了吧。

    东方温婉心里怕极了,小手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退后几步便连声音都开始发抖了起来,“你别过来,别过来,不然我大喊了。”

    “嗤,这地方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你喊有什么用?”

    东方温婉见他上前,又小小的退后了几步。她就是知道这个僻静的地方一个人都没有,所以才会更加害怕的。

    “你是乖乖的过来,还是我过去抓你?”

    “救命啊。”东方温婉看他不耐烦了,转身拔腿便跑,尽管知道这里没人,却还是存着最后一丝希望大声呼救。

    那男生低咒一声,朝着地上‘呸’了一口,飞快的追了上去。

    东方温婉本就是个柔软的女孩子,跑步不快加上地面不平,更加阻碍了她的步伐。才跑出几十米,蓦然感到头皮一痛,身后的男人已经抓住她的长发往回扯了。

    她惊叫一声,痛得眼泪都蹦出来了,一屁股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那男生嘿嘿一笑,抓着她就往树林后面扯。

    “放手,你放手。”东方温婉什么都顾不得了,双手双脚开始拼命的乱窜,那男人被她踹到了一脚,胸口一疼,立刻恼羞成怒了起来,扬起手就往她脸上掴去。

    “住手。”只是他才刚举起手,身后就有一道十分强劲的力道钳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

    男生恼怒的回头开骂,“哪里来的……额,夏,夏学长。”

    夏嵘阳冷哼一声,“你胆子不小啊,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是不是想让我送你进监狱里去?”

    “夏,夏学长,我不敢了。”刚刚还凶神恶煞的男生顿时缩得像只虾米似的,想从他手里把手给抽出来,可是对方的力道极大,他完全没办法脱身。

    “不敢?一句不敢就完了吗?今天要不好好的处置你,我们流帝大学的名声都要被你败坏掉了。”

    说着,夏嵘阳微微弯下腰,看向跌坐在地上的东方温婉,面色柔和的开口,“你没事吧。”

    他这么一动作,被他钳在手里的男生顿时找到了机会,二话不说直接挣脱了手跑掉了。、

    东方温婉听到声音,有些诧异的微微抬头,看到面前突然放大的面容,有些惊惧的往后仰了仰。然而等她看清楚面前人的面貌时,顷刻间惊跳起来,宛如见了鬼似的,想也不想的就跑掉了。

    夏嵘阳一愣,脸色顿时暗沉了下来,盯着她跑得远远的身影,右手紧握成拳,愤恨的朝着一边的大树揍了一拳,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开了口,“东方温婉。”

    坐在他左手边大树上的人拍了拍胸口,幸好他挥出去的是右手,要是打的是左手,他非得从树上栽下来不可。

    真是的,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睡觉都不成,被打扰也就算了,还是被极度讨厌的人打扰。刘枫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心里暗暗的冷笑了一声,老套的英雄救美啊,这个夏嵘阳居然也会费这种心思,不知道对那个女生又什么目的。

    不过好笑的是那个女生的反应,他想起来就觉得特别有意思。夏嵘阳好歹救了她,一句谢谢不说,居然转身就跑了。

    看着夏嵘阳一脸阴霾的转身离开,刘枫这才从树上滑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树叶,他这才优哉游哉的往那女生刚刚离开的方向走去。

    东方温婉跑得并不远,只是稍稍到了有人的地方才停下,拍着狂跳的心脏,她这才后怕的坐在一边的木椅上。

    以后,她还是往人多的地方去吧,那条小路,她是再也不会去走的了。

    “我说你跑什么,人家不是救了你吗?”身后忽然传来取笑的声音,东方温婉浑身一僵,豁然回过头去。

    “你……”

    “我?我刚好躲在树上看到了全部过程。”刘枫笑米米的跃过木椅,坐在了她的身边。夏嵘阳大费周章采取了英雄救美的戏码,肯定是有目的的,他可是很好奇这个女生到底是什么人了。

    东方温婉怔了一下,忽然愤恨的瞪向他。看到了全过程?那不是也看到了她的求救声,但是他居然选择了袖手旁观见死不救,这个男生,比刚才那个想对她不轨的男生更加可恶。

    “走开。”

    “啊?”刘枫愣了愣,这女生是不是对男生有恐惧症,不管是对她下手的男生也好,对救了她的夏嵘阳也好,对他这个完全陌生的陌生人也好,她都没有好脸色看,她该不会从小就受到过男人的侵犯,所以对男人一直没好脸色看吧。

    刘枫忽然很可怜她,长得那么漂亮,也难怪引起别人的不正当心思。

    东方温婉见他不动如山,干脆自己起身离开了。流帝大学的男生都不是东西,还是以枫哥哥最好了,只要有他在,她便感觉特别的有安全感,什么都不怕。

    她蓦然想起那个男人抓她头发时的狰狞模样,身子不由的颤了颤,感觉一阵后怕,脚步也不由的加快了很多,匆匆忙忙的朝着宿舍楼走去。

    只是走了几步,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似的,一回头看见刘枫紧紧的跟在自己的后面,眸光一凝,戒备的看着他,“你干什么?”她说着,朝左右看了看,这边人来人往,他应该不至于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吧。

    “别紧张,我不是看你刚才遭遇到了不太愉快的事情吗?怕你想不开,送你回去而已,我可没有恶意。”虽然他更加好奇她和夏嵘阳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不开?他才想不开呢。

    “你别跟着我了,刚才怎么没见到你出来救我?你这样只会油腔滑调的男生我见得多了。”等她脱了险才出现捡现成的功劳来做,什么人啊这是?

    刘枫眨了眨眼,快速的上前几步走到她的身边,有些不满的解释了起来,“喂,你可别误会了,我本来是要出手来着,但是我在树上远远的看到有人来了,所以才没下来的。”他可是很有爱心很有同情心很有正义感的,要不是夏嵘阳一脸轻松自在表情自信的走过来,他早就下去把那个男人踹飞出去了,打扰他睡觉,罪该万死。

    “哼,是你怕死吧。”也对,那个抓她的男生看起来高头大马的,面前的这个……虽然比她高,但是一看就不是那人的对手。

    “我……你……”刘枫被她噎得够呛,半晌才重重的哼了一声,胸口起伏郁闷的要死。

    东方温婉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她忽然很想听到以枫哥哥的声音,她想给他打电话,这样她心里的那份恐惧才能消失。

    可是她才刚走了几步,刘枫又匆匆忙忙的跟了上来,继续嬉皮笑脸的问:“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见到夏嵘阳一副见到鬼的模样?”

    “不关你的事。”提到另外一个男人,东方温婉也是心有余悸的。夏嵘阳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了,她打从心底深处感到不安害怕,再加上以初说过,他是白以儿的未婚夫。

    他们东方家和严丽如母女势不两立的,对于白以儿的男人,当然没什么好脸色看了。

    “哎,你不要跟着我了。”都快要走到宿舍楼下了,他怎么还跟着?

    刘枫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大楼,眸光闪了闪,她和以初是同一栋寝室楼吗?恩,那可以让以初注意一下了,毕竟这个女生可是让夏嵘阳大费苦心的。

    刘枫耸了耸肩,只能原地止步,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进宿舍楼里去。

    回头便打了个电话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以初,只是他并不知道东方温婉的名字,只能简单的描述了一下。

    以初却迅速的联想到了,心里开始沉沉的往下落。夏嵘阳到底打了什么鬼主意,他这样接近东方温婉又有什么目的?

    她心里有了戒备,便多了一丝的注意,经常和东方温婉一起进出寝室楼。

    只可惜,她们毕竟不是同班同学,以初又常常有事,到底不能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因此,便给了夏嵘阳机会。

    自那天之后,东方温婉便三天两头的和夏嵘阳‘偶遇’。她是讨厌他的,就单单他是白以儿未婚夫的身份,就足够让她远离厌恶了。

    只是有些时候,远离不了。

    就比如现在。

    东方温婉性子好,又多才多艺,各类舞蹈都能手到擒来,短短两个星期,便被推选成了班级的文艺委员。

    元旦的文艺汇演,足足早了一个月便开始排练选择了。夏嵘阳将这件事情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亲自处理,东方温婉,便不得不和他有所接触。

    看着面前一丝不苟的男生,她还是有一种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几次的偶遇,中间也曾简单的说过两句话,对他那种阴沉的眼神也渐渐的有了适应,可是她还是极度厌恶他,因为他的身份。

    整个办公室就只有他们两个,夏嵘阳明显的感受到身前女人的紧张和不安。微微扯了扯嘴角,他阖上她递上来的策划案,抬头看她。

    “东方学妹似乎对我有什么意见?”

    东方温婉一愣,头垂得更低,摇了摇头紧张的开口:“没,没有,你是人人爱戴的学生会副主席,我怎么会对你有意见呢?”

    夏嵘阳嗤笑了一声,“是吗?那为什么三番两次躲着我?”他站起身来,东方温婉顿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兜头罩下,让她更加紧张,就连说话都显得底气不足,“我没躲着你,没有……”方见摇没似。麺魗芈浪

    “抬起头来和我说话。”夏嵘阳微微眯了眯眼,脸色阴郁难看。

    东方温婉更加慌张了,指着桌子上的策划方案开口说道:“夏学长,这份策划书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吗?如果,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有课。”

    “不要转移话题,说,为什么躲着我?”夏嵘阳声音陡然提高。

    东方温婉下意识的抬头去看他,被他眼里越发冷冽的眼神看的惊惧起来,身子一颤,脱口而出,“因为你是白以儿的未婚夫。”

    夏嵘阳暗暗的笑了,“因为这个原因?”

    东方温婉咬了咬唇,暗骂了一声自己,她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小了,被人家随便一吓,便不由自主的说出口了。

    “哦,我倒是听说了,你是白以初母亲那边的人对吧。”夏嵘阳重新坐了回去,靠在椅背上表情闲散,“我明白了,因为我是白以儿的未婚夫,所以你觉得我和他们是一伙儿的。行,这我理解。但是你要不要听我解释?”

    解释?东方温婉皱起眉头,这个词怎么用的这么怪异。

    “我根本就不喜欢白以儿,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她。我会成为她的未婚夫,完全是糟了小人的暗算,白家和夏家为了两家的声誉,才不得不让我们订婚的。我是牺牲品而已,你懂吗?牺牲品。”夏嵘阳的神情变得有些激动,不管这情绪是真的假的,对他来说,那晚的捉歼在床都是一种耻辱,是一辈子的耻辱。

    “牺牲品?”这么说来,她倒是有些同情他了。她知道有许多商业联姻都是为了彼此的利益才结合在一起的,就因为这样造成了许多的怨偶,也造成了不少夫妻的出轨以及豪门丑闻,夏嵘阳是其中之一,其实他也是个悲剧人物。

    夏嵘阳微微眯起眼,眸中的神色诡异莫辨,“是啊,我压根就不喜欢白以儿,甚至是厌恶她们母女两个,她们母女两个都十分的贪婪,一看到她们恶心的嘴脸我的想吐。”

    东方温婉点点头,对,她也有这种感觉。如果不是她们母女两个侵入白家,姑姑也不会死,以枫哥哥也不会离家这么多年,爸爸也不会这么的遗憾。

    夏嵘阳低低的笑了,其实只要找到了共同点,找到了她在乎或者厌恶的某件事情,和她站在同一条线上,女人的立场很容易马上就转变的,而他,挑中的就是东方温婉厌恶严丽如母女的这一点,“而且白以儿脾气暴躁,稍微不如意她就摔盘子摔碗,家里的碗已经被她摔得差不多了。这样的女人,娶回家简直就是个灾难。自打和她订婚以来,我就很少回家,更乐意呆在学生会处理公务。东方学妹,如果你就是因为我是白以儿未婚夫这一点上讨厌我,那我真的是冤死了。”

    东方温婉干笑一声,她确实有些先入为主的观点。

    “哎,我也明白,我这样的身份有些两面不是人。你看看,白以初也讨厌我,白以枫更是看都不看我,其实我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夏学长,你……”

    “不管怎么说,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很高兴你乐意听我说,跟你这么一吐苦水,我感觉整个人都舒服多了。”

    东方温婉继续干笑,她不是乐意听,她是完全走不了,只不过对他的话表示认同并且下意识的同仇敌忾了。

    “东方学妹,希望你不要再因为这个原因讨厌我了,这样老天就对我太不公平了。”

    东方温婉立即点点头,“我不讨厌你。”只不过还是要保持距离,虽然他也算是被牺牲的人,但是以枫哥哥不喜欢他,就算她再同情他,也不能和他有过多的交集,否则以枫哥哥会不高兴的。

    拿走了策划方案,东方温婉离开了学生会办公室,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

    站在角落里的刘枫微微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夏嵘阳的办公室,策划方案需要谈这么久吗?顿了顿,他立即从后面追了上去。

    “东方温婉。”

    蓦然出现的声音让她愣了一下,回头便见刘枫放大的脸,吓得连连倒退,站稳后才愤怒的瞪着他,“你做什么出来吓人啊?”相处久了,她才知道这个当初在树上见死不救的男生居然是以初的保镖,不但聪明而且身手一流,可是这人有些行为习惯她还是看的很不顺眼,比如吊儿郎当的模样,和以枫哥哥的稳重完全两样。

    “喂,你刚才在里面谈了什么?”

    东方温婉斜睨了他一眼,晃了晃手中的文件,“当然是这个了。”至于夏嵘阳说的那些话,毕竟是人家的私事,而且还是对严丽如母女的大为不满,总不好传出去的。

    刘枫冷嗤了一声,他才不信。这个东方温婉,可别是和夏嵘阳滕柏涵他们是一伙儿的啊,他还挺喜欢这丫头的。

    东方温婉笑米米的找了张椅子坐下,翻开手中的策划方案看了两眼,不得不说,夏嵘阳给她提的几个意见都十分的有用,不愧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对了,刘枫,你说以初以后会不会也成为商业联姻的一员啊?”

    刘枫怔了怔,怎么好端端的说道商业联姻了?不过白以初嘛……肯定不会是那里面的一员的,大哥看得那么紧,能让她和别人联姻吗?就算要联,也是和大哥,反正他们也算是门当户对,白老头又那么喜欢大哥,现在白以枫也认同了。接下来只要收拾了那些个渣渣,等以初再长大一点,差不多就可以把事情给办了。

    “不会。”想到这里,他便回答得特别坚定。

    东方温婉有些诧异,却还是疑惑,“为什么?你看看白以儿为了白家,都和夏嵘阳联姻了。说起来那个夏学长也挺可怜的,摊上白以儿那样的人。”

    他可怜?

    刘枫陡然倒抽了一口凉气,该死的,她刚刚在办公室里面该不会被夏嵘阳给洗脑了吧?这人怎么立场这么不坚定,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他才不可怜。”

    “他一辈子的幸福都搭进去了还不可怜?”17722642

    刘枫吸气,再呼气,这夏嵘阳到底和她说了什么了?“东方温婉,我很慎重的告诉你。他和白以儿会走在一起,是被人捉歼在床的,当时我也在场,所有的人都看到他们两个在床上翻云覆雨,那投入的表情不知道有多么的逍魂。好,就算他迫不得已和白以儿绑在了一起,但是你想想,一个在老人家的宴会上带了别的女人上床的男人,而且还夺走了人家的第一次,这人品就好不到哪里去吧。虽然我也讨厌白以儿,不过公道话还是不得不说一句,白以儿毕竟才十七岁还未成年,夏嵘阳已经二十多岁了,是个成熟的男人了,哪些事情应该做哪些事情不应该做他总应该清楚吧。你说,这种事情如果换成了白以枫,他会这样吗?”

    好吧,刘枫承认自己挺无耻的,知道白以枫在东方温婉的心目中是完美的,这样一比,上下立见分晓。

    果然,东方温婉立即摇头,“以枫哥哥绝对不会这样做。”

    “对吧,所以这还是个人的素质修养问题。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是他自己先选择了白以儿还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来,是他自己种的因,必然要有这个果的,是吧。如果不是因为他素质有问题,谁会把他和白以儿绑在一起?这一切啊,都是他咎由自取,这样的人,可怜吗?”

    东方温婉摇摇头,迟疑了一下,“你说的,也有道理啊。”

    废话,他难得如此苦口婆心讲出一大堆的大道理来,累死他了。

    “所以温婉啊。”刘枫拍了拍她的肩膀,“同情心不要过于旺盛,有些人不要多接触比较好。你说白以枫讨厌的人,人品肯定不会太好,小心他对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以后走路,躲着他吧。”

    东方温婉惊了惊,用力的点了点头,没错没错,不管夏嵘阳怎么样,反正以枫哥哥不喜欢的人,绝对是有问题的人。

    刘枫松了一口气,好歹算是把她的思想给扭回来了,回头一定要向以初邀功,那女人最近太悠闲了,老是使唤他做这个做那个,事情一来一大堆,一下子保护东方温婉,一下子要他去哪里拿东西,他累都累死了还没个工资,想想都憋屈。

    只是,他没料到,以初‘悠闲’的日子很快便结束了,有些事情来得又快又急,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东方温婉每天早上都有早起开电脑看新闻的习惯,只是没想到那一天硕大的标题会直接闯入她的视野,惊得她差点打翻了电脑,急声大喊,“以初,以初,你快来看,出事了。”

    骆佳倾第一个跑到她的身边,一看上面的标题,陡然倒抽了一口凉气。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