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73:惊天动地的XX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白以枫一把将小依依抱了过来,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喜还是惊,各种复杂的眼神一闪而过,只是略略惊动的看着她,“你,你真的是以初的女儿?”

    小依依眨了眨眼,回头看向范霖轩问,“咦,我刚刚有说吗?”她明明记得没说自己的妈咪是谁呀,他们怎么会知道的?

    范霖轩闷笑了一声,点点头,“大概你表达的太清楚了,所以他们都明白了。”

    “哦,原来如此,看来我的表达能力又进步了。”小依依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即扭过头来,这一看,却发现身边所有的人都用一直震惊的表情看着她,那眼神都像是要吃人一样。

    许久,顾邱宁才忍不住回过神来,试探性的问道:“那你的爹地是……裴陌逸?”

    “哇,帅叔叔你好厉害,这你也知道?”小依依瞪大了眼,闪亮闪亮特别花痴的模样又出现了。范霖轩抚了抚额,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老样子。

    “你真的是……”刘枫高兴的说不出话来,盯着小依依用力的瞧,使劲的打量着。今天真的是三喜临门,不但是裴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失踪了四年的以初也出现了,而且,还带来了如此可爱活泼让人爱不释手的女儿。

    范霖轩点头,“小依依是以初昏迷之际出生的,生她那会很危险,以初躺在床上大半年,营养供应不足,差点就救不急了。好在,她们母女两个都坚持了下来,小依依如今很健康。”

    众人看向小家伙,更加喜欢的紧了。想不到一早出现在他们身边的小丫头,居然会是他们的亲人。他们哪里想得到,会有这么大的一个意外掉下来,让他们完全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反应。

    小依依很满足,看着他们的视线都在自己的身上,嘚瑟的扭了扭屁股,随即对着白以枫的脸吧唧了一口,“帅舅舅,你先放我下来,我有话要说。”

    白以枫已经激动的忘记了反应,直到她软软的唇瓣贴上他的脸蛋,他才陡然感觉到一股暖意直冲脑门,那种停不下来的欢喜一直一直往上冒,让他立即像个孩奴一样,她说什么便是什么,赶紧蹲下身将她放在了地上。

    “小心点走,慢点。”

    小依依蹦蹦跳跳的跳到一边,拿过台上的话筒,咳咳两声。

    全场瞬间肃静,刚刚还在讨论裴陌逸和白以初的众人,立刻便被她吸引去了视线。

    小依依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亲爱的各位叔叔阿姨大伯大婶爷爷奶奶哥哥姐姐大家好,哎呀,喘不过去来了。”

    “噗嗤……”刘枫第一个笑了出来,忽然有一种也想要一个女儿的心思了,他回过头去,看向一边的温婉,探手一拉,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白以枫宠溺的看着他,搂着寒水月低声说道:“咱们给小依依生个弟弟妹妹吧。”第一次,他如此渴望有个小孩,怪不得当初看到依依时有如此熟悉的感觉,她和以初小时候分明那么像,他居然没联系起来,真是糊涂。

    他真是个糊涂的舅舅,也不知道有没有给小依依不好的印象。这小丫头,既然知道他是谁,居然也不跟他相认,害他都没能好好的表现。

    小依依环视了一圈,见众人全部看向她了,扭了扭身子,很是兴奋的说道:“大家好,我叫小依依,我今年四岁了。我的爱好是看帅哥,喜欢帅哥,吃东西,睡觉觉,还有,听大家都说我是小淑女。其实我本来也是小淑女的,大家要记得我哦。我爹地叫做裴陌逸,我妈咪叫做白以初,他们就是刚刚十分不要脸的丢下我这个可爱的女儿自己跑上楼去的两个人,我心里在深深的深深的鄙视他们。在这里,我要先祝我太爷爷升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越来越帅。”

    范霖轩扶额,反正她的愿望祝福不管男女老少都是越来越帅的,从未改变。

    然而,小依依这一番话,震惊的不止是在场的所有宾客,还震撼了裴家父母以及裴老爷子。

    他们还未从见到以初的惊喜中回来,那个可爱的已经俘虏了他们心的小娃娃,居然说是他们的孙女,打的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对了,大家初次见面,应该要互送礼物的是不是?”小依依又开始笑,范霖轩缓缓的后退,不想听到她说的某些……恩,让人嘴角抽搐的话。

    “我这么可爱的迷人的小淑女的吻大家都会喜欢的,所以,我送大家的礼物是飞吻,mumamuma。好了,接下去该轮到你们了。我知道,和我这样的小淑女小穷鬼相比,你们肯定送的都是比较实质的礼物,我不在乎多大的礼物,实在没什么娃娃啊衣服啊之类的东西,送个小红包也是可以的,我会记住你们的。”

    范霖轩点点头,恩,不送的人一定会记住的。她说这话明摆着就是让人家包红包了,谁来参加裴老爷子寿宴的时候会带那些洋娃娃的东西?真是个小鬼精。

    然而,这样的人偏偏就是有人宠着,看看,立马就有人成为二十四孝的舅舅叔叔了。

    白以枫几乎想都没想的便将身上的现钱全部拿了出来,问工作人员要了个红包,全部放了进去,随即塞到她的小手中,“小依依,舅舅身上暂时带的不多,先给你当是见面礼,回头一定给你个大的,想要什么随时和舅舅说,舅舅都会满足你。来,亲一个。”

    帅哥当然是很乐意亲的,更何况还是第一个如此上道舅舅呢,当下捧着他的脸蛋亲了他满脸的口水。

    刘枫,顾邱宁,乔断,楚千龙以及陆栋烈,更加没有二话的将身上的现金都拿出来,齐齐的塞到她的手上,伸手又多摸了她两把。

    裴家父母完全反应不过来,只是直愣愣的盯着,身子明明激动的都开始发颤了,却硬是不能上前一步将她小小软软的身子抱进怀里。

    看到大家一个接一个的上前给红包,那些更加具有身份地位的宾客便坐不住了,尤其是看到顾家老爷子欢欢喜喜的将小依依抱起来,送了她一枚戒指再加上几个厚厚的红包,便更是坐不住了,纷纷去要了红包,能给多少便是多少。

    小依依收礼物收的口水直流,将范霖轩给拉了过来,全部的红包都放到他的手上去了。

    全部收完了,小依依满足了,虽然没看到那个想要陷害自己爹地的什么侯家人,不过她回头一定会将那人大卸八块的。

    “恩,谢谢大家,小依依爱你们。”将话筒一丢,她迅速的跑到裴老爷子的跟前,抓着他的手笑,“太爷爷,我妈咪来的匆忙,没能和你说一声生日快乐,所以我在这里先替她说了。但是你要知道哦,我妈咪不是故意不说的,她其实是好人。虽然她常常说我是小色女,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还常常让我给她倒水喝,说是为了训练我的脚力,还常常不给我买玩具,说是为了让我自力更生。但是她其实真的是好人,你看啊,她今天就给你送了一个天大的礼物是不是?就是我了,太爷爷,你看到小依依高兴吗?我这个礼物有很多的功能哦,能卖萌能撒娇能亲亲你抱抱你还能随着时间的长大变高变靓,恩,还会挣钱。”

    “当然了,你精神好一点了,有空了,还可以让我给你表演节目,随便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最最重要的是,我很聪明很能干哦。”

    裴老爷子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心里暖的不得了,看着她乖巧的模样,更是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脸,连连点头道:“喜欢,喜欢,最喜欢小依依了。”说着,伸手进怀里摸了摸,一会儿又皱起眉来,“小依依啊,太爷爷身上没带礼物,回头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好不好?”

    “恩。”

    小依依迅速的点头,反正她已经有了不少的礼物了,太爷爷又不会跑,没关系的。

    范霖轩看着这一幕,尤其是看到裴家父母终于回过神来兴奋的跑上前,对着她又搂又亲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的,小依依这么可爱这么招人疼,怎么可能在裴家受到委屈呢?看看大家的反应,对她这么喜爱,他也可以松了一口气了。好像使命,终于完成了一样,小依依在这边,没人能够欺负的了的。

    楼下越发的热闹了起来,因为有了小依依的存在,似乎所有的焦点都在她的身上了。

    裴家莫名的出来一个曾孙女,也是多么具有爆炸性的新闻?震撼的岂止是裴家人,接下来,裴家怕是要有大喜事了。17904977

    小依依确实如鱼得水,别说她还不是裴陌逸女儿的时候,就得到众人的喜爱,更何况这身份一公开,成为掌上明珠都是必然的。

    而此刻的白以初,哪里想得到她还打算捂着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程序再将依依的身世公诸于世的秘密,就这样成了裴家的大事件,直接掩盖了今日作为寿星的裴老爷子的风头。

    她一被裴陌逸拉上二楼,便被他抵在了门边用力的吻,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扯了下来。

    “初儿,想的快要活不下去了。”他脑袋往上,贴着她的额头去吻她,表情充满了哀痛。

    以初伸手去摸了他的脸,心疼的要死。

    这个女人,这个坏女人,将他一个人丢下,她怎么忍心呢?怎么忍心?

    他此刻心里是怨的,是恨的,是想将她压在床上狠狠的收拾的。

    整个房间静悄悄的,只能听到两人彼此间的喘息声,以初闭着眼睛几乎睡着了。

    裴陌逸却十分的兴奋,搂着她的身子不断的蹭,“初儿,初儿……”

    “好累……”

    “我给你揉揉。”裴陌逸低笑着,满足的不得了,双手在她肩膀上揉了揉,给她松松神经。

    只是揉了一会儿,那手却渐渐的变了方向,以初一怔,本来快要完全昏睡过去的神智豁然清醒,忙抓住他的手道:“别了……我要洗澡去。”

    “好,我带你去。”

    以初后悔了,不该说洗澡的,这个男人饿了四年,怎么可能一次就够了,怎么可能那么轻松的放过自己。初男说抱彻。

    一到浴室,她便被他压在墙上又狠狠的要了一遍,她身子抖了抖,便彻底的晕了过去。

    裴陌逸抱着她在浴缸里泡了个暖烘烘的热水澡,心满意足的抱着以初,抓着她的手轻轻的揉着。

    再次回到床上时,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看着以初睡得香甜的脸,心里暖暖的,那种多年来的空虚寂寥总算是填满了一样,空了一块的心总算是完整了。

    然而看着看着,某种已经疲软下去的傲然又开始抬头,像是害怕一样,在她睡梦当中又进入了她。

    以初抿着唇整个身子都被他抱在怀里,只是感觉没多久,身上又有人压了上来,她迷迷糊糊的哼了两声,眉头一皱,却始终醒不过来,只能随着他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浮动,好似云里雾里一样,一整夜。

    裴陌逸一夜没睡,这四年来,他时常如此,可是只有今天,他是激动兴奋的,无法言喻的感觉。

    天色微微的亮了起来,房门处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一愣,豁然回过头去盯着门锁。

    没多大一会儿,便见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子从垫脚的凳子上跳了下去,将凳子挪到一边,这才走了进来,随即,将房门关上。

    裴陌逸瞳孔一缩,陡然用被子将以初紧紧的盖上,随即皱着眉对擅自进来的小家伙说道:“出去。”

    这小丫头哪里学来开锁的本事的?他倒是忘了问她,上次她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内到底是谁开的门。如今算是真相大白了,感情是她自己垫着小板凳自己弄的,小小年纪居然还有这么一门本事。

    小依依没理会他,反而绕过他的床边来到另外一头,随即蹬掉脚上的小拖鞋,哼哧哼哧的爬尚了床。

    裴陌逸的眉头拧得更紧了,看她爬上以初的身边,声音严厉了几分,“小依依,要是吵醒了初儿,我……”

    “妈咪,起床了。”小依依依旧没有理会他,只是趴在以初的身上,伸手就去捏她的鼻子。

    裴陌逸瞳孔陡然变大,不可思议的看向她。她刚才叫初儿什么?妈咪?

    以初不适的皱了皱鼻,脑袋甩了甩,往裴陌逸的怀里钻了钻,半睡半醒之间声音迷迷糊糊的,“别吵我,一边玩去。”

    “太阳晒屁股了。”

    以初眉头一拧,声音大了一些,“出去找你欧阳大叔玩去,我刚梦到你爹地了,你别打扰我。”

    “吼吼,我终于明白了,你还说我是小色女,你看看,你自己做梦都梦到色色的东西,我就是遗传到你的。”小依依总算是逮到机会开始反驳她是色女这个观点了。

    以初又往裴陌逸的怀里钻了钻,抬头在他脖子里蹭了蹭,说出的话呼出的气全部喷洒在他脖子里,“我只是色你爹地一个人,你是所有人都色。”

    “胡说,欧阳大叔我就不色。”小依依恼怒,她污蔑她,严重损害了她高贵气质的形象。她用力的扑上前,将以初的脸拉了出来,“妈咪,不准再睡了,起来起来。”

    “唔……依依,还早呢。”以初被她闹得不行,终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抽空看了她一眼。

    紧跟着,眼神瞬间一滞,随即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看着完全陌生的房间。

    随即,便听到身后忽然传来沉沉的压抑的声音,“初儿!!!”

    以初缓缓回过头来,陡然缩进被窝里,再也不肯钻出半个脑袋了。

    小依依叹了一口气,跨过她的身子,用力的挤到两人的中间去了,然后将外套一脱,躺在以初的身边开始睡觉。

    只是还没将被子盖上,小小的身子陡然凌空,紧跟着落入了另一个人的怀里。

    裴陌逸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喜还是惊,他就这样仔仔细细的看着面前的小娃娃,连声音都是颤抖的,“你是……初儿的女儿,是我,是我和初儿的女儿?”

    小依依干脆趴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舒服的叹气,恩恩,还是在爹地身上睡觉最最舒服了。

    她的小手往他胸膛上摸了摸。口水哗啦哗啦的流,哇,没穿衣服的肌肉,手感好好,怪不得妈咪那么喜欢往他怀里钻,哇,真舒服。

    裴陌逸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两下,将她的小手抓了下来,把她扔到一边的小外套穿上,却依旧激动的将外套的袖子给套反了,“依依,叫爹地。”

    “唔,帅爹地。”依依嘿嘿的笑,抹了一下口水,往他嘴巴上凑,吧唧一声亲的特别的响亮。

    裴陌逸一愣,仿佛心都要融化了。

    以初听到声音,皱了皱眉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看了一眼自己,还好裴陌逸给她穿了件衣服,她可以放心的坐起来。

    然后,一把将小依依从裴陌逸的怀里给夺了回来,“乱亲什么呢?你这个对自家爹地有非分之想的小丫头。”

    “哇,帅爹地,救命。”依依挣扎了两下,被以初迅速的抱到了床下去了,这才回头看向还在傻笑的男人,重重的拍了一下额头。

    裴陌逸猛然将她搂了过来,吻上她的唇瓣,低低的笑着,“初儿,谢谢你,给我那么大的惊喜。初儿,谢谢你给我生了这么聪明可爱的女儿。”

    小依依刚要爬上床,听到这里立即用力的点头再点头,对对对,还是爹地有眼光,知道她聪明可爱。

    裴陌逸单手将她捞了上来,抱着她蹭了蹭她软软的脸蛋,“小依依,再叫一声爹地。”

    以初翻了翻白眼,轰的一下倒在床上,继续闭着眼睛钻被窝了。

    “爹地,爹地,爹地……”

    裴陌逸心满意足极了,瞬间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圆满了。看了一眼床上的以初,再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儿,忽然觉得如此的安心。

    门口就在这时传来敲门声,杜湘茹的声音在外面沉闷的响起,“陌逸啊,老妈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就是……想问一声,小依依是不是在里面?”1d7WP。

    以初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即看向墙面上的闹钟,九点了?

    她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裴家睡到这个点还要裴伯母亲自来叫起床,她还有什么脸啊?

    小依依立即应了一声,“奶奶,我在这里面,我是来叫妈咪起床的,可是她懒猪一样都不肯醒,我……唔……”

    “再胡说八道,我把你送到容嬷嬷身边去。”以初一把捂住她的嘴巴,瞪着眼睛警告她。

    裴陌逸笑,扬声道:“我们一会儿就出来。”

    “好。”杜湘茹带笑的声音穿了过来,门外的脚步声渐渐的远了。

    以初又瞪了小依依一眼,这才起身,浑身酸软的拿了衣服走进了洗手间。

    裴陌逸抱着小依依牵着以初的手下楼时,瞬间便被楼下的大部队给惊呆了。看着白以枫顾邱宁刘枫乔断一字排开似的坐在楼下客厅,他瞬间有一种自己走错门的感觉。

    “这一大早的,你们来做什么?”

    白以枫第一个上前,用力的抱了抱以初,尽管过了一夜,声音依旧激动不已,“以初,你终于回来了。”

    “哥,让你们担心了。”以初闭了闭眼,那种再次感受到亲人存在的暖和感觉涌了上来。抬眸,她看向一个个熟悉的人,眼眶都红了,四年了,四年的时间,总感觉物是人非,可是这些人,却依然没什么变化一样。外形如是,表情如是。

    裴陌逸将以初一把拉了过来,“先吃早餐,有什么话回头再说。”他和初儿都没说过几句话呢,哪能让他们一个个的先叙旧啊。

    餐厅里除了杜湘茹之外,还有本该出去办公的裴元鸥,以及坐在轮椅上的裴老爷子。看他们坐在那里都没怎么动,看来是特地等在这里有话和他们说的。

    以初一一的问好,这才礼貌的坐下。

    杜湘茹拉了椅子坐在她的身边,抓着她的手感慨道:“总算是回来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可都担心死了。”

    以初抿了抿唇,很高兴他们并没有排斥她。

    裴陌逸探手,十分自然的给她盛了一碗粥,随即皱眉,看着更加自然的坐在餐桌旁的几人,嘴角一抽,问,“你们早饭都没吃?”

    “恩。”

    “酒店都不提供?”17905155

    刘枫笑了起来,“提供倒是提供,不过我们想小依依了。”

    想……小依依?他回头看向被母亲抱在怀里,被众人献殷勤一个递包子一个递豆浆一个不断的吹凉白粥的小家伙,扭头和以初对视一眼。

    后者闷笑,“你让他们都生个孩子,估计就不会跟你抢女儿了。”真是的,看到孩子有这么稀奇吗?

    裴陌逸微微黑线,蓦然想到什么似的,放下手中的餐点,眯着眼问:“小依依,你什么时候知道你爹地的?”

    “唔,在听到你名字的时候……”小依依咽下一口粥,笑米米的回。

    裴陌逸动作一僵,眼神瞬间锐利了起来。不只是他,在场的其他人也微微的诧异。昨晚小依依闹得很疯,尽管他们当时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她,更想知道这些年她们母女两个在哪里为什么不出现,然而看到她疲累的样子还是没忍心,早早的便让她去睡觉了,而范霖轩更是在以初回房后没多久便离开了。今天一早他们来不止是为了看小依依,更想知道这些年来,她们母女两个在哪里,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听小依依这么说来,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

    怪不得,她在第一次就会叫白以枫舅舅,叫其他人则是叔叔,怪不得他会这样粘着裴陌逸。

    众人忽然想明白了那次在医院她为什么哭,还有那声未完的‘爸……’

    相较于大家的恍然大悟,以初却显得迷茫多了。

    小依依瞪着咕噜噜的眼睛,看着周边一众的帅哥美男围着自己,心里美的直冒泡,就感觉自己跟个女王似的,只可惜差了一个容嬷嬷在一边伺候着。

    裴陌逸看了她一眼,挑着眉低声问:“小依依,既然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你爹地,为什么不跟我相认。”

    “咕噜”一声,小依依咽下口中的豆浆,开始大吐口水,“这还不是因为欧阳大叔那个容嬷嬷的错嘛,他说我要是在没经过他同意之前就擅自曝光了身份,一定会用针扎死我妈咪的。我是为了保护妈咪,所以才委屈自己不跟你相认的,我容易吗我?”

    欧阳大叔?

    欧千品皱了皱眉,“是我师兄威胁你的?”

    小依依用力的点头,“他威胁我好多次了,那个坏人。虽然把我养的那么大,虽然买了很多玩具给我,虽然给我做饭帮我洗衣服,可是那是因为他有蛇精病的嘛。还老是十分不要脸的说自己有多好多好,我真的是对他超级无语的。”

    以初微微汗了一下,觉得再听小依依说下去,肯定是不会说到重点的。

    放下手中的碗,她抽过纸巾擦了擦嘴,“这件事情还是我来说吧。”

    “当初我坐在车里冲入海里时,正好打开车门跳了出来,只是还是一头扎进了水中。那个时候头有些昏,又被海水呛着了,所以意识迷迷糊糊的,就是感觉有个人在推着我往前走一样。再后来,便没有了知觉。等到有意识的时候,就听到耳边嗡嗡嗡的声音,然而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也醒不过来。但是就觉得有一道声音十分的熟悉,后来才知道,是范霖轩救了我。”

    说到范霖轩,不由的想到他这些年来的照顾和深情,她心里不是不明白,只是没有缘分。

    小依依对范霖轩倒是十分的好感,听到这里立即手舞足蹈了起来,“是啊,我范叔叔是英雄,他很厉害的,会帮我买衣服,会照顾我吃饭,会叫我认字,还会给我讲故事。”

    欧千品忽然很同情他师兄,他给小依依买衣服送礼物就是蛇精病,范霖轩给照顾她给她讲故事就是英雄,这小奶娃哪里来的逻辑和想法?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乖,别说话,好好的听你妈咪说。”

    小依依瞪了他一眼,却还是乖乖的看着自家妈咪,这些话她从来都没和她说过呢。

    “范霖轩的眼睛是欧阳万品治好的,便跟着他到处走,那次也算是凑巧,正好来到那个小村庄,然后把我带了回去。只是我的脑袋撞击的十分厉害,便一直昏迷不醒,就连欧阳万品都治不了。不过他承诺,会尽量的治好我,但前提是不准范霖轩通知欧千品和你们,为此还给我喂了一颗药,扬言要是他敢那样做,便直接毒死我以及我肚子里的孩子。”

    “范霖轩没办法,因为欧阳万品这人的性子古怪,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最好的办法便是顺着他,将他的毛给抚顺了,挑衅的后果绝对是我们承担不起的。所以他只能放弃通知你们,但是谁都没料到,这一治,便是三年,三年来我一直昏迷不醒,当了三年的植物人,就连小依依出生,我也只是有感觉,却醒不过来。”

    裴陌逸一愣,急切的看她,“植物人?”

    “恩,我一直在努力,我也知道你们一定很担心很难过,可是我始终醒不过来,所以才会耽搁了这么多年才回来。”

    “欧千品,快点给初儿看看。”他很担心还有什么后遗症的,尤其是那三年的植物人。有意识却不能动,那该多难受。

    欧千品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想说,有他师兄在,以初肯定不会有后遗症的。他更加好奇的是……

    “你说师兄当初给你吃了一颗药?”

    小依依立即不甘示弱的回答,“这个我知道,就是因为吃了这个药,我妈咪一年前醒过来还不能来找爹地。哼哼,欧阳大叔说妈咪体质特殊,要我妈咪再呆一年让他研究研究,否则就毒死我妈咪,他就是用这个来威胁我的,不然我早就和帅爹地相认了。”

    裴陌逸一愣,随即眉心死死的拧了起来。

    “感情都是这个欧阳万品在搞鬼啊。”刘枫愤恨的开始捏手指,就像是捏欧阳万品的脑袋一样,卡擦卡擦的,看的小依依双眸发亮兴奋不已的看着他发狠的模样。

    欧千品汗颜,他师兄还真的有可能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裴陌逸看向他,他立即会意,上前来给以初检查,顿了顿说道:“我需要抽血验一下,看看师兄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药。不过根据我的推断,能让以初身体在怀孕的阶段没有损伤又能威胁她性命的药,大概只有一种。”

    “你会解?”

    欧千品苦笑的摇了摇头,“我师兄不会下我会解的药,但是我知道怎么解,只是需要师兄的血。”因为那药也是师兄用自己的血再根据古老的药方提炼而成的,在这方面,他确实远远不如欧阳万品,毕竟和自己相比,他更热衷于一些比较稀奇古怪的东西药物,说的难听点便是爱钻研旁门左道,然而却十分的有用。

    陌了眼两知。“血?”小依依抖了抖,“你们,你们不会杀了欧阳大叔吧?不要啊,容嬷嬷虽然有蛇精病虽然是坏人虽然有时候让人很生气,但是他还是蛮帅的,而且他还给我吃了很多的东西,我只是想让他吃点苦,但是木有想要他死嘛。”

    以初额角滑下三条黑线,“依依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是啊,依依,我们只是取他一点点的血,救你妈咪。”欧千品也跟着附和。

    依依一愣,拍了拍胸口,“早说嘛。”

    早说?她有给他们说的机会吗?

    “现在就去。”裴陌逸站了起来,脸色很不好看。初儿好不容易回来了,身上却还带着毒,无论如何,他都要让她安安全全的回到他的身边。

    以初怔了怔,忙拉着他坐下,“诶,其实不用这样大张旗鼓的去的。欧阳万品和我的约定就只是相差一个月,他既然允许我来W市,就说明他会给我将毒药给解了的,不用急。”

    “怎么能不急。”裴陌逸皱了皱眉,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声音带了一丝沉重,“我不想你再出一点点的意外,这四年来,我每天担心受怕生怕你会有不好的消息传来。如今你回来了,我以为皆大欢喜了,没想到你却,你却还受着这样的苦。”

    白以枫叹气,“是啊,以初,我们一直都很担心,你失踪了,我们不知道你是生是死,就怕哪一天忽然有人带着你的尸体回来,这种害怕,整整四年都没有停止过。所以,不要阻拦我们了。”

    这些帐,他也觉得应该算。

    没算,他们是很感激欧阳万品,是她救活了以初,是他救出了小依依,也是他照顾了她们母女那么多年。可是同样因为他,让他们一直都没有以初的消息,整日整夜的去回想那些担惊受怕的画面。

    以初一愣,诧异极了,不解的问道:“你们不知道我没死吗?”

    众人面面相觑,什么意思?

    以初紧紧的拧着眉,顿了顿,试探性的问道:“哥,欧阳万品没有给你传过消息,说我还活着?一年前我醒过来以后,分明让他告诉你的。”

    白以枫十分的茫然,摇了摇头,吃惊道:“没有,我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上次在医院门口,是我第一次见到欧阳万品。”

    “啪”以初只觉得脑袋里最后一丝理智的神经终于崩断了,欧阳万品居然骗她,居然让她白白承诺了一年的约定,那个混蛋。

    以初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开口,“我要找欧阳万品算账。”

    小依依一下子兴奋了,“好啊好啊,我也要去,只要不见血,算我一个。”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